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 10 章 第010章(1 / 2)


和娘家闹掰住在饲养室这两天,宁香过得十分平静。她白天都在绣坊做绣活,到晚上便回到饲养室,煮点米粥填一下肚子,随后看书学习一会洗漱睡觉。

娘家和婆家怎么样她不会去多想,但是会计算距离中秋节还有几天的时间。她不知道江见海收到电报后会不会回来,毕竟去外地这大半年,他都没怎么回来过。

他和宁香之间没有感情,而且他是不大满意宁香的,所以结婚这大半年,他完全把宁香冷落在一边。前世后来他慢慢接受宁香,是切身体会到了宁香的好。

什么好呢,不过就是温柔贤淑,帮他敬老养小,让他完全没有后顾之忧,可以安心在外面工作。其实就算接受了以后,他心里也一直抱有遗憾。

前世两人结伴一辈子,他到最后都还觉得宁香配不上做他的妻子,对宁香处处充满了嫌弃。嫌弃她不识字,嫌弃她不会说话,嫌弃她粗俗,嫌弃她不修边幅。

他一直觉得宁香丢他面子,所以从没带宁香出去过。在平时的相处过程当中,他对宁香的嫌弃也一直都在表情和言辞里,时不时就挤兑一句——“你懂个什么东西?成天跟那一帮老娘们唧唧歪歪,还不烧锅做饭去!”

而最可笑的是,在外人眼里,她宁香是享了一辈子清福的。所有人都觉得她命好嫁给江见海,继子继女全都有出息,她一辈子什么事都没做,就靠人养着,吃穿不愁又脸上有光。而江见海没有抛弃她,简直是绝世好男人。

现在每每想起此类种种,宁香都觉得极其可笑。

可笑在于,男人只要不抛妻弃子就可以是个绝世好男人,而女人付出一切,也只是让人鄙视的寄生虫,毫无尊严。他们鼓励男人去征服世界,让女人去征服男人。

可笑,女人为什么要靠征服男人活着?

因为这些可笑的事,所以不管江见海中秋回不回来,宁香都不会再回江家去。她只是领了张结婚证结了个婚,又不是签了卖身契卖了身,连半点人身自由都没有了,必须要给江家那老少四个当丫鬟。

这场离婚不知道会不会是个持久战,但不管过程中有多少阻碍,她都不会妥协认输。哪怕与全世界对抗,她也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!

看书学习增长学识,认真做好刺绣,她宁愿花一辈子的时间去走向世界,并且征服这个世界,也不会再花一分钟去攻略江家那一家子,他们不配!

***

傍晚,夕阳的余晖洒在布满绿萍的水田之上,波光闪闪。

社员们从田里收了工具下工回家,路边遇上挎着竹篮出来采猪草的小姑娘,爷叔婶娘老伯伯地招呼着说几句家常闲话,逗趣一番。

宁金生到家洗手换了干净衣服,从兜里掏出两颗马蹄,给宁波宁洋一人一颗,对胡秀莲说:“今年咱们队里的鸡头米收成不错,各家应该能多分一些。”

鸡头米是芡实,马蹄是荸荠,是水八仙中的两样。

胡秀莲拿刀帮宁波宁洋削马蹄的皮,仔细认真地削完,把白生生的马蹄肉递给两个宝贝儿子,“建东还是可以的,自从他当了队长,咱们队的收成都不错。”

林建东不管是能力还是人品,在第二生产队各个社员心里都是没得说的。说起这个人来,少不得都要不吝言辞地夸上那么几句。

说了几句队长林建东,宁金生又问胡秀莲:“你今天去没去找阿香?”

宁兰盛好了饭,在饭桌上摆好碗筷,胡秀莲随着宁金生坐下来,“我倒是去了一趟,但是没有惊动她。红桃嘴巴一向好使,我想叫她帮着劝劝阿香,谁知红桃说她劝不了。她说阿香脑子有点不正常,说话奇奇怪怪的。”

宁金生拿起筷子吃饭,“她嫁到江家大半年,我们也都不在身边,谁知道叫什么人给教坏了。这样拖着也不是个事,你明天抽空去趟江家,就说阿香突然生病了身体不好,在娘家休息几天,养好了身子就回去。”

胡秀莲点点头,觉得这是个不错的说辞,可以缓解两家的矛盾。等过几天宁香气消了想通了,他们把宁香送回去,这事也就算了过去了。

然而第二天胡秀莲还没抽出时间往甘河大队去,正在晌午做饭的时候,江家两个小子找来了甜水大队。江岸和江源都穿着时髦的海魂衫,背着半新的黄书包。

胡秀莲正在淘米,看到江岸江源过来,简直受宠若惊,忙放下饭盆热情地招呼他们。

江岸江源却是不冷不热的,也不叫外婆,只开口道:“我们来找宁阿香啊,她直接扔下我们和好婆跑了,这都多少天了,她还想不想回去了?”

胡秀莲忙低声下气道:“回的回的,那是她的家,怎么能不回去呢?”

江岸看胡秀莲这样的态度,自己越发不客气,往屋里扫一眼道:“那她人在哪里呢?现在跟我们回去吧,到家还要做饭呢,我们都好几天没吃好饭了。”

听到这话,胡秀莲只觉得宁香真惹事了。做人儿媳妇,哪有说跑就跑了,叫婆婆和三个孩子在家饿肚子的?儿媳妇不是这样做的,日子也不是这么过的。

但心里再想宁香回去,宁香也不在家里啊。这事情不是说句话就能解决的,胡秀莲只好笑着说:“她暂时不在家,要不你们留下,午饭在这里吃好哇?”

江岸和江源互相看彼此一眼,然后江岸转回头看向胡秀莲问:“她去哪里了?”

胡秀莲想了想,扯谎道:“她生病了呀,现在在卫生室呢。”

江岸和江源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,江源不想回去吃李桂梅做的饭,用手悄悄扯一下江岸的胳膊,小声对他说:“哥,那就在这里吃吧。”

江岸当然也有同样的想法,他们奶奶做饭,那是真的在瞎做,能吃到肚子里饿不死就成了。于是他没坚持,点头冲胡秀莲说:“好的吧。”

把江岸和江源留下来吃饭,胡秀莲还挺高兴。但端起淘米的饭盆,转身去米缸里取米的时候,就又没那么高兴了。因为家里粮食有限,多吃多心疼啊。

但是再心疼也不能亏待了女婿家的这两个娃娃,所以她大方地多放了些大米,笑眯眯地掏干净了放到锅里开始蒸米饭。

蒸米饭的时候宁波宁洋背书包回来了,她把俩儿子招到面前,小声交代他们:“去找你们大姐回来,就说她婆家人来接她了,这是天大的面子,别再折腾了。”

宁波宁洋得言就放下书包跑了,先跑到生产队的饲养室没找到人,便又去了大队的绣坊,冲到宁香面前你一言我一语说:“大姐,你婆家人来接你了,姆妈让你现在快点回家,别折腾了。”

这是胡秀莲的原话,话一说出来,就吸引了其他两个绣娘的注意。留下的绣娘都是不需要回家做饭的,也对宁香的事情无不充满好奇与八卦,竖起耳朵交换眼神。

宁香听完抬头看了宁波宁洋一眼,片刻出声道:“那你们回去告诉你们姆妈,让他们回去吧。除了江见海,我谁都不见,也绝对不会回去。”